将军江粟娜黎晟成_将军全章节阅读

将军府,寒风萧瑟,白雪皑皑江粟娜半倚在素白江锦的软塌上师兄柳言墨缓缓退去给她把脉的手,面色堪忧...《将军,和离吧我累了》第1章免费试读将军府,寒风萧瑟,白雪皑皑江粟娜半倚在素白江锦的软塌上师兄柳言墨缓缓退去给她把脉的手,面色堪忧“师兄,如何?”见一向沉稳的师兄露出这样的神情,江粟娜心中不由紧张柳言墨眉头紧皱,沉声道:“无甚大碍,只不过你当年在战场上的沉疴旧疾还未调养好,又因喝了七年...

点击阅读全文

将军

现代言情《将军》中的主人公是主角江粟娜黎晟成,编写本书的大神叫做“江粟娜”。更多精彩阅读:将军府,寒风萧瑟,白雪皑皑江粟娜半倚在素白江锦的软塌上师兄柳言墨缓缓退去给她把脉的手,面色堪忧...《将军,和离吧我累了》第1章免费试读将军府,寒风萧瑟,白雪皑皑江粟娜半倚在素白江锦的软塌上师兄柳言墨缓缓退去给她把脉的手,面色堪忧“师兄,如何?”见一向沉稳的师兄露出这样的神情,江粟娜心中不由紧张柳言墨眉头紧皱,沉声道:“无甚大碍,只不过你当年在战场上的沉疴旧疾还未调养好,又因喝了七年...

《将军,和离吧我累了》 第1章 精彩章节试读

将军府,寒风萧瑟,白雪皑皑。
江粟娜半倚在素白江锦的软塌上。
师兄柳言墨缓缓退去给她把脉的手,面色堪忧。
...《将军,和离吧我累了》免费试读将军府,寒风萧瑟,白雪皑皑。
江粟娜半倚在素白江锦的软塌上。
师兄柳言墨缓缓退去给她把脉的手,面色堪忧。
“师兄,如何?”见一向沉稳的师兄露出这样的神情,江粟娜心中不由紧张。
柳言墨眉头紧皱,沉声道:“无甚大碍,只不过你当年在战场上的沉疴旧疾还未调养好,又因喝了七年药,已将你本源耗尽,只怕再过几年……”江粟娜打断了他的话,垂眸道:“我都明白,还请师兄不要将此事告诉将军,我怕他担心。”
她与黎晟成成婚七年,年好不容易到了今天,这是喜事。
柳言墨知晓她的性子,闷声点头。
临走前,他将一纸墨迹未干的药方交給江粟娜的丫环小若。
又对叮嘱江粟娜:“这药你可千万要喝下,务必以自己为重。”
这药能够让她的寿命多维持几年。
江粟娜心中复杂,点头应下,随后送柳言墨离开。
……梨木屋中,仍飘着一股若有若无的药香。
丫鬟小若红着眼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
然江粟娜笑得温柔:“如今这般,我就很满足了,帮我上妆吧。”
她要去告诉将军这个喜讯。
脂粉盖住了苍白疲惫的面色,小若扶着江粟娜出门。
两人来至将军府正堂。
江粟娜的脚步忽然僵住,就看到堂内,自己的亲妹江流莺也在此。
而她的夫君正坐在一旁,屋内竟只有两人。
江流莺打扮得娇柔可人,听见门前脚步,扭头看见江粟娜,顿时一脸惊喜。
她小步上前,桃色小脸上带着娇羞之意:“姐姐,我很快就能来与你同住了。”
江粟娜不知道她话中何意,还没发问。
就听江流莺面露娇怯道:“爹爹说姐姐身体抱恙,特意让我前来,我很快就要嫁与将军了。”
她的话如同火团一般在江粟娜心中滚了又滚!江粟娜不可置信看向黎晟成:“你不是答应过我此生只我一人吗?”黎晟成的深邃的眼中闪过一丝心虚,随即镇定下来。
“哪个将军不是如此?我这七年只你一人,你还不知足?”宽袖下,江粟娜冰冷发白的手不觉颤抖。
她早知黎晟成对自己没有以前那般用心,却不曾想他竟还对自己生起了怨怼。
明明当初是他说,一生一世一双人。
可如今才短短七年,他就要违背当初的诺言……江粟娜眼眶忍不住泛红,却强忍着未让泪水淌落。
这时,江流莺突然走至她身前,故作姿态道:“姐姐,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你嫁给将军七年,将军不能再等了。
所以父亲才让我过来。”
说罢,她走近得意地看着江粟娜,压低声音在其耳畔道:“你放心,我嫁过来后,很快就会为你分忧解烦的。”
江粟娜心底不由闷痛。
她强压着心底的郁结,看向黎晟成:“所以,将军要纳妾?”然而黎晟成接下来的话,就像重锤,一字一句地砸在江粟娜的心上。
他说:“不是纳妾,是娶平妻!”

小说《将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