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锦佑方红英一纸婚书,我成了侯门主母_《一纸婚书,我成了侯门主母》全本在线阅读

这小子选这个词,分明就是真的把人家当客人了记得他刚登基的时候,也是方红英刚进军营的时候,当时武将没落,他御驾亲征,一眼就看到了冲在前面的奋勇杀敌的方红英,半大的孩子,血性却足他当时就觉得这个孩子能成大器,一路上将他提拔上来,他也不负众望,刀山血海杀出了一份功名只是战场上勇猛也就算了,处理内宅的事情上也是横冲直撞,时不时就被抓住把柄弹劾一回这些年他都快比方红英自己还了解他们家里那点破事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一纸婚书,我成了侯门主母

一纸婚书,我成了侯门主母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七有鱼”的原创精品作,安锦佑方红英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这小子选这个词,分明就是真的把人家当客人了记得他刚登基的时候,也是方红英刚进军营的时候,当时武将没落,他御驾亲征,一眼就看到了冲在前面的奋勇杀敌的方红英,半大的孩子,血性却足他当时就觉得这个孩子能成大器,一路上将他提拔上来,他也不负众望,刀山血海杀出了一份功名只是战场上勇猛也就算了,处理内宅的事情上也是横冲直撞,时不时就被抓住把柄弹劾一回这些年他都快比方红英自己还了解他们家里那点破事了!“...

一纸婚书,我成了侯门主母 阅读最新章节


只一眼,她就愣在了原地。

男人骑在马上垂眸俯瞰,逆着阳光,那张脸模糊又清晰。

是方红英……

她想过很久两人之间见面的场景,却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在长街之上,他没有认出自己。

两人确实没有见过,但是父亲找人给她画了方红英的画像,她见过,画师技艺精湛,所以她一眼就能认清眼前人。

“这位姑娘?”

风鲁又重复了一遍,觉得眼前女子的眼神不对劲。

芷微也不认得方红英,只是看着两个男人,将自家小姐护在了身后。

“你们做什么?”

风鲁笑了笑。

“两位姑娘别害怕,我们是想问问,这长宁侯府怎么走?”

“长宁侯府?”

芷微眯着眼睛上下打量两人,心中似乎是有了猜测。

“你们是什……”

“芷微。”

安锦佑打断芷微的问题,眼神在两人身上游离一圈,嘴角动了动。

见到这样怪异的场景,风鲁以为她们是怀疑自己的身份,又补了一句。

“我们从前都是走桥过来的,现在那条路怎么不通了?”

“原来是这样。”

安锦佑的神色已经恢复正常。

“前两日开堤放水,那桥的年岁长了,冲垮了一块。陛下怕再从上面走有危险,所以就命人重新修建。”

“原来是这样。”

只是走了几天的时间,就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了。

“那……”

“若是想去长宁侯府,须得从瀚文街绕路,前面第三个街口处右拐,走上一会就能看到长宁侯府所在宁安街了。”

虽然是回答风鲁的问题,但是安锦佑的眼神却在方红英身上。

“原来是这样,多谢姑娘了。”

说完,风鲁给方红英使了个眼色,两人赶紧离开。

看着这两人离开的背影,芷微总觉得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小姐,这两个人……怎么会去咱们府上?”

安锦佑的眼中似乎闪过笑意,她意味深长的开口。

“谁知道呢,不如我们也回府看看。”

说完,安锦佑上了马车,示意跟上那两人。

“走这么快干什么?逃命啊?”

方红英不解,这风鲁怎么毛手毛脚的,一点分寸都没有。

此时的风鲁已经无语了。

“你没看出来啊,那家小姐明显就是看上你了!”

“看上我?”

方红英只觉得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你看你怎么不信呢!我问她的问题,她却是看着你回答的,而且那个眼神!绝对不对劲!”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那不是看陌生人的眼神!

“我说你就别瞎猜了,说不定是她眼睛不舒服。”

方红英对什么人看自己的眼神根本不屑一顾,他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手里捏着的信纸。

这是上次泥鳅带给自己的信,他心里想见这个人,这次回到京城,一定要知道他们口中的主子是谁!

风鲁:……真是一点情趣都没有。

“你就别盯着那封信看了行不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情书呢。你就放心,京城就这么大,你这种身份想找个人还不容易吗?”

方红英也是这么想,可是他又总觉得这事情不那么简单,这个人也是。

风鲁还想说他几句,一转头就发现刚才那两位女子坐的马车就跟在他们身后。

“完了完了!”

他拍了一下身边的男人。

“我就说她看你的眼神不一般,这都跟上来了!”

方红英回头看了一眼,有些不耐烦。

“我们两人岂是她能跟得上的?甩开就是了。”

方红英一勒缰绳,风鲁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

小说《一纸婚书,我成了侯门主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