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哩祁砚峥攻略:撩拨过火,病娇霸总放过我吧_池哩祁砚峥全本阅读

池哩果断摇头,眼眸漾出些害怕,你特喵做个人吧!女孩缩着脖子被恐吓住的表情生动有趣,就像只忙不迭路的漂亮小猫,跌跌撞撞还是得入他手中祁砚峥伸手拍下她的背脊,“哩哩只要乖乖的,就不会是没有自由的小雀”池哩被他搂着腰往前走,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你应该不会真把我锁起来吧?”见她被吓的对他都有了距离感,男人矜冷的面色稍沉,唇边笑意浅薄,手掌移到她发丝轻揉,“哥哥跟你开玩笑呢?哩哩是我女朋友,我怎么会舍得...

点击阅读全文

攻略:撩拨过火,病娇霸总放过我吧

小说攻略:撩拨过火,病娇霸总放过我吧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柳鱼鱼”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池哩祁砚峥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池哩果断摇头,眼眸漾出些害怕,你特喵做个人吧!女孩缩着脖子被恐吓住的表情生动有趣,就像只忙不迭路的漂亮小猫,跌跌撞撞还是得入他手中祁砚峥伸手拍下她的背脊,“哩哩只要乖乖的,就不会是没有自由的小雀”池哩被他搂着腰往前走,小心翼翼的询问道:“你应该不会真把我锁起来吧?”见她被吓的对他都有了距离感,男人矜冷的面色稍沉,唇边笑意浅薄,手掌移到她发丝轻揉,“哥哥跟你开玩笑呢?哩哩是我女朋友,我怎么会舍得...

攻略:撩拨过火,病娇霸总放过我吧 精彩章节试读


季礼让往那边看,挑眉笑道:“你女朋友你还认不出?”

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句危险的陈述句。

头顶镭射灯光猛烈闪躲在脸上,每个人都沉沦在这片氛围里,甚至还有人喝起了交杯酒。

池哩已经跳出汗,却很爽,从来到这本书里后,每天都琢磨该怎么从祁砚峥那获得好感值,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

什么都不去想,大脑空空的发泄那些郁闷。

如果她当时没在绿灯亮的时候立刻转弯,估计也不会碰上那辆失控的货车。

想到这心里就冒着火,舞动中白衬已经滑到手腕处,池哩伸手撸起,却发现周围的人安静下来。

就连最嗨的曲之意也停下,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在她眼皮子底下默默挪步。

周遭只剩音乐还在响,池哩觉得有些诡异也跟着停下,只觉后背像被戾狼盯上,浮出的冷意与冒出的热汗交融,从脊背滑落。

她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慢慢转身,眼眸瞪圆脚被定在原地,看见他那刻脑海像是劈起道雷,身子完全僵硬。

系统凉凉来了句:“呕吼,玩脱了。”

池哩:“闭上你的大嘴丫子。”

两侧的人噤声往后退排出条路,男人站姿挺拔,站在逆光处,阴影却把她罩了个彻底。

发型是三七分侧背,黑亮浓密,白衬挽到手肘,西裤包裹住紧实身材,肩膀披着黑色西服。

他身高足有一米九,在她两步远的地方停下,眼眸阴邃席卷淡淡凉意,低垂着眼锁住她,指腹冒着红,轻吐出烟圈。

睥睨天下的肆意气息横行在四周,逼使着音乐声也停了。

看着她周边的男男女女,祁砚峥面沉如墨,扫过女孩身上摇摇欲坠的白衬衫,那盈盈一握的腰肢细嫩雪白,随着她害怕的弧度颤抖着,增添几分欲色。

他敛神,揉了揉拇指上的墨白色扳指,面无表情说:“哩哩很喜欢脱衣服?”

池哩赶忙将衣服拉回来,她看着是凉快,但背心里还有小衣的,她脑袋晕乎乎转着,想不明白这男人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明明昨天说还有两天才回国,突然出现是能吓死人的知不知道,她出来玩还被抓包在热舞,前几分钟还说了晚安的。

这下要怎么解释她撒谎的事实,男人好像都不喜欢自己女朋友去泡吧还撒谎吧?

想着她冒出的汗都是凉的,由于紧张扣子都没扣整齐,匆匆抬头只见男人离开的背影。

也顾不上重新整理,池哩赶紧跑着去追他。

他步伐快在电梯口才被池哩追上,池哩看见他按下四楼按钮,手垂下后就立刻牵住他的手。

怯怯的瞄了他眼,他的神色寡淡,眸底深沉一时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生气,只是指腹在滑动指板像在压抑些什么。

“砚峥哥哥,我可以解释的,你别生气好不好?”

男人任由女孩嫩白软软的手钻进掌心,虚握着,感受摇晃弧度,浓眉微松,电梯也到了,池哩跟着他出来。

祁砚峥站在绿植旁,低头给她重新系好纽扣,在小腹处,指骨陷的更深,滑过肌肤,丝凉酥麻。

池哩耳朵有些热黑睫颤动下,不过几秒间,衬衫被整理完整。

她回过神,脑子有些短路,没想到他还有心情给她整理衣服,看来没多生气吧?

抱着侥幸心理,她抿唇刚想开口,头顶砸下淡薄男声,“在这等李文海。”

听这意思是想让李文海送她回去,祁砚峥说完这句就收回目光,刚要转身女孩从身后抱住他。

隔着衬衫能感受到彼此的温度,女孩低的嗓音语调有些哑,“我可以和你一起上去吗?我不要回家。”

她在挽留,祁砚峥这样不喜不怒的样子才最可怕,越是平静她心就越慌。

祁砚峥眼眸墨色更深,她离的这般近,那抹柔软抵住坚硬的后背,酒味和独属她身上的蜜桃香萦绕而上,喉结滚了滚,他压低一寸音,“池哩。”

极具压迫感的一声,他没动任由她抱着,路过的人也不敢多看一眼。

池哩察觉到他晦暗情绪,缩下手指退开,看着面前伟岸健硕的背影,咬住下唇,还是挣扎着说:“你听我解释..”

祁砚峥解开颗纽扣,嶙峋喉结在光下泛着冷意,“听话。”

低磁平淡的语调飘入耳廓,看着他要走的背影,池哩没再拦,他现在摆明不想听她解释,看样子是真生气了。

池哩满脸挫败,垂着脑袋跟着李文海走,这一路上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形形色色的,池哩都不在意,脑子麻的很,喝的酒意都快没了。

坐上车她靠在窗户上,表面失魂落魄的内心在疯狂咆哮。

池哩:“完了完了,他生气了,我的好感值生气了,不就是出去跳个舞吗,不就是骗了他回吗?就被打入冷宫,古代皇帝也没他这么不讲理吧。”

池哩:“虽然我还没想好说辞,但我想让他别生气的心是真的啊,祁砚峥今年都二十六岁了,四舍五入就快奔三十的老男人了,而我,貌美如花的小仙女为了保护他的肝接连挽留,这老男人还不听哦,好大的面子!”

系统:“你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讨好男主吧,可别第二天就给你分手通知。”

池哩腾的坐起,不小心撞到车窗,‘咚’的一声,她蹙眉,眼底含水的可怜样恰好对上看后视镜的李文海。

他默默在心底感叹,池小姐真的好爱总裁,都为了他在掉眼泪。

哭的怪可怜的,让她伤心的那个男人还在包厢喝着价值百万的红酒。

再次看向池哩,他的眼神多些怜悯。

全然不知他的心思的池哩抿唇露出个微笑。

李文海:池小姐难过成这样还对我笑,她真的好坚强。

池哩拧眉看向窗外,内心有些担忧,祁砚峥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和她分手吧?

可别啊,她觉得自己还能挽救下,于是第二天清早就爬起床,开始给祁砚峥准备爱心早餐,她手艺还行烘焙的饼干各各有模有样,最后给他准备了面条。

摆好盘,池哩看着自己的大作嘚瑟扬唇,身为风光赫赫的祁家掌权人,山珍海味怕都吃腻了,她亲手做的诚意满满,指不定吃完他这脾气就下去了。

身为男主,自然得有博人的胸襟,对吧?

系统忍不住吐槽,“原来真的有人会做白日梦啊。”

池哩没理会它,轻哼声将东西装好,到公司时祁砚峥还没来,她就在办公室等了会。

小说《攻略:撩拨过火,病娇霸总放过我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