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宝珠秀珍(手撕炮灰剧本,我带兵哥逆天改命)_(手撕炮灰剧本,我带兵哥逆天改命)全文阅读

虽然是学徒工,但面粉厂学徒工的工资也不低第一年是每个月十八,第二年是二十,第三年是二十二这钱要是搁往后几十年,那也就是吃一顿丰盛早饭的价钱,可现在在这个时代,可真不孬了就京城家里月收入不足五元的才叫贫困户,就这工资都能精打细算地养家,所以这也是人人都想要进厂子成为工人的动力,旱涝保收,一份工资就能养活一个小家王俊杰得了工作之后也不是没想过先做做样子,先给两三个月,然后就打打感情牌,说自己岁...

点击阅读全文

手撕炮灰剧本,我带兵哥逆天改命

由陈宝珠秀珍担任主角的古代言情,书名:《手撕炮灰剧本,我带兵哥逆天改命》,本文篇幅长,节奏不快,喜欢的书友放心入,精彩内容:虽然是学徒工,但面粉厂学徒工的工资也不低第一年是每个月十八,第二年是二十,第三年是二十二这钱要是搁往后几十年,那也就是吃一顿丰盛早饭的价钱,可现在在这个时代,可真不孬了就京城家里月收入不足五元的才叫贫困户,就这工资都能精打细算地养家,所以这也是人人都想要进厂子成为工人的动力,旱涝保收,一份工资就能养活一个小家王俊杰得了工作之后也不是没想过先做做样子,先给两三个月,然后就打打感情牌,说自己岁...

手撕炮灰剧本,我带兵哥逆天改命 免费试读


“对了,今天陈保强他婆娘,拿着户口本偷摸着来给她家闺女报名下乡了。”

老姜家饭桌上也没有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一大家子都有工作,平常家里也就只有二老和退下来的杜新月在,上班的中午都在食堂吃,晚上才是一大家子难得齐聚的时候,有啥事儿基本都会在饭桌上一直聊到吃了饭。

赵红梅今天就得了殷勤给来的消息,乐呵呵地在饭桌上宣布开了。

“该!谁让这婆娘要对咱们家宝珠耍手段,现在该下乡还不是一样要下乡!”

“就是!叫他们算计这么多,还不是一场空了么!你看能不能叫人给安排去那最苦的地方,到时候好好叫人吃吃苦头。”

“可不是,就得这么干!”

大家也都应和着,巴不得看到那一家倒霉的样子,一个一个都兴奋的很。

“再给你们说个事儿,”姜新国也插了一句嘴,“陈保强这两天没少找门路说要给家里孩子找个工作。”

这消息,那也还是姜新国从自己发小那儿听来的。

毕竟事情闹得这么大,胡同那头和陈保强一个厂子的人也不是没有,一句两句的,早就已经在轧钢厂传开了。

陈保强稍微一有动作,那都是在大家伙的眼皮子下,他要给家里孩子找工作,那能瞒得了多久。

明面上大家都是——理解,两个继子女呢,就算下乡一个,剩下的也不能在家里干吃饭等人养。

但背地里面大家可没少说陈保强这脑子拎不清楚的,可惜了陈宝珠这姑娘,摊上这么一个脑子不清楚的爹怕是以后说亲都还得受影响,谁家想要这么一个神经病的亲家呢。

姜新国听到这些传闻的时候也是气的要死。

他陈保强自己死就算了,还要拉上他们的宝珠,那可真是要气死个人了。

陈宝珠也乐呵呵地听着,对于这个结果那是半点都不意外,毕竟就田秋云那样子就晓得不管嘴巴上说的多好听,实际上是舍不得自己儿子下乡的,王秀珍大概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呢,等回头可得好好和她说道说道,想必,她肯定是会给自己一个惊喜的。

这不,脑子里面还在想着这些开心的事情呢,就听到她舅舅说了自己被陈保强带累的事情,她嘴角一抽。

“这该死的陈保强,自己是个祸害就算了,还拖累我的宝珠!”

杜新月就忍不住骂人。

姜大武眉头一皱,下意识地想要骂陈保强是个祸害,但想到今天收到的大江兄弟回的电报,他眉头又一个舒展:“不怕,咱们宝珠那可是有好对象的!我早给看好了!”

陈宝珠压在舌尖的“我不着急”四个字一下子就说不出口了。

姜大武这会还有些得意呢:“当初我和大江兄弟还说要结亲家,结果等到小慧出生的时候,大江兄弟家的孩子也都结婚咧,就一直没能成。孙子辈这头,咱们两家前头也都是带把的,就小慧给生了咱们宝珠,我就和大江兄弟说,要他家出息的那个来结亲家!”

陈宝珠瞪大眼,她也清楚自己姥爷嘴里的“大江兄弟”是谁,自己要下乡的地方他姥爷花了心思就是给安排在对方那儿了,对她说是两家也算得上是过命的交情,等到她下了乡之后一定会照顾她的。

小说《手撕炮灰剧本,我带兵哥逆天改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