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宝珠秀珍(手撕炮灰剧本,我带兵哥逆天改命)_《手撕炮灰剧本,我带兵哥逆天改命》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这不是孩子也大了么,需要收拾收拾”田秋云给找借口,自己儿子那边多少应该是存了一点,但她哪里舍得让他掏出钱来,“而且,他不是之前追肖副厂长家的姑娘么,这要是不花钱,哪能追的上人?人家姑娘家的家庭背景啥的那样的好,可不得多花心思么,基本上都快把前头那三年攒下的钱掏干净了”陈保强的脸色依旧还是不好看,但也比刚刚要缓和了不少,至少跟了他十来年的田秋云这会也已经发现他的火气没有像是现在这样的大了,于是...

点击阅读全文

手撕炮灰剧本,我带兵哥逆天改命

金牌作家“就要有猫了”的古代言情,《手撕炮灰剧本,我带兵哥逆天改命》作品已完结,主人公:陈宝珠秀珍,两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编写的非常精彩:“这不是孩子也大了么,需要收拾收拾”田秋云给找借口,自己儿子那边多少应该是存了一点,但她哪里舍得让他掏出钱来,“而且,他不是之前追肖副厂长家的姑娘么,这要是不花钱,哪能追的上人?人家姑娘家的家庭背景啥的那样的好,可不得多花心思么,基本上都快把前头那三年攒下的钱掏干净了”陈保强的脸色依旧还是不好看,但也比刚刚要缓和了不少,至少跟了他十来年的田秋云这会也已经发现他的火气没有像是现在这样的大了,于是...

第13章 在线试读


虽然是学徒工,但面粉厂学徒工的工资也不低。

第一年是每个月十八,第二年是二十,第三年是二十二。

这钱要是搁往后几十年,那也就是吃一顿丰盛早饭的价钱,可现在在这个时代,可真不孬了。

就京城家里月收入不足五元的才叫贫困户,就这工资都能精打细算地养家,所以这也是人人都想要进厂子成为工人的动力,旱涝保收,一份工资就能养活一个小家。

王俊杰得了工作之后也不是没想过先做做样子,先给两三个月,然后就打打感情牌,说自己岁数不小了得存点钱好处对象一类的,但他这想法和田秋云一提之后就直接被他亲妈反对了。

按照田秋云的意思,陈宝珠原本就不差这点钱,而且她一个小丫头片子家里吃喝都不差她的,要钱来干什么。

当然田秋云可没这么直接地和陈宝珠说,而是用了一种委婉的语气来说了这事。

“厂长,书记,王俊杰当时想给,只是田姨说,我还小,我在家里吃喝不愁的,小姑娘家家手上拿着钱万一丢了反而可惜,所以她就把这钱和厂子里面每个月给我的十块钱抚养费一起给存起来了,等到我有用处的时候再给我。”

陈宝珠看向田秋云,“田姨,我爸都已经给我报名下乡了,我也不知道下乡之后是什么样,你帮我保管的这些钱也是时候还给我了对吧?”

田秋云一张脸成了猪肝色,嘴巴抖了又抖,牙齿都有些上下打颤。

她当时的确是这样和陈宝珠说的,可她自己心里清楚的很,那也不过就是个借口而已,所谓存起来那完全就是一个幌子,她压根就没有从自己儿子哪儿拿过这钱,这会哪里能拿得出来什么,可她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没这个钱吗?

就冲着老姜家这一行人的态度,她要说没有,那都能直接把她扭送到公安局去,但真要给这钱,三年的顶岗工资就要三百六,给到现在十三年的抚养费就是一千五百多了,一起都快两千块钱的天价,她哪里掏的出来!

田秋云急忙看向陈保强,眼神里面带着求救。

她知道陈保强肯定也不舍得掏出这一笔天价的。

陈保强也在心里立马算了一笔账,那账算的他胸口一疼,想也不想地就直接来了一句:“这三年顶岗的钱给你存着呢,至于抚养费哪里还能有得剩下,你吃的喝的还有身上穿的那样不花钱?!”

姜大武直接手上的拐杖朝着陈保强脚边挥去,怒不可遏道:“老子他妈的还第一次知道原来当爹的养孩子还要孩子自己掏钱的!”

“我苦命的宝珠啊,”喻凤珠抹着眼泪哭着说,“早知道你在自个家里面吃一口饭喝一口水那都是要掏钱,我说啥都不能让你跟着你爸!要不是厂子里面每个月十块钱抚养费给着,你怕不是要被你亲爹赶出去要饭呢!”

“陈保强你这话说的是人话吗?

你养活自己的亲姑娘要算钱,那你养活别人家的子女的时候有没有算钱?

宝珠一个月十块钱的抚养费,那王俊杰王秀珍兄妹两是不是一个月得给你二十块钱的生活费?两兄妹挺能啊,小小年纪就能挣出一个大人的工资来了,咋挣的?”

姜新国冷笑了一声,转头看向自己身边站着的发小,“书白,你们轧钢厂对厂员工的待遇不行啊,开的工资都不够养家,还得让小小年纪的孩子自己挣钱养自己。”

轧钢厂的厂长于书白一张脸也黑沉,跟着冷嘲:“我也是第一次才知道,原来一个一个月工资好几十的钳工师傅养不起孩子,看起来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到位,回头还得好好调研一下,看看厂子里面是有几个和陈保强师傅一样养不起孩子,需要孩子自己掏抚养费的。”

陈保强脑子里面一下就嗡了。

他哪里听不出来于厂长这话里面的意思,真要调研整个厂,那他不等于是在整个轧钢厂的工作人员面前都毫无隐私可言了么。

可现在看热闹的人就已经有些看不上他陈保强了。

“老陈,我可真没想到你一把岁数了干这种糊涂事儿,还和孩子要生活费,你是要穷死了还是要抱着钱进棺材呢?”

“老陈,你说这话亏心不亏心啊,你还好意思说,你家宝珠从小到大,一个月有大半个月都是在她姥那儿,你还用她的抚养费,你养啥去了?”

“就是啊,宝珠从小到大,哪个月在家的多,能花几个钱?你说你养她,我看你是在外头养了个小的吧!”

“老陈,你可得说说清楚,你是咋养姑娘的,一个月十块钱都能花的干干净净一分钱不剩下的?”

围观的可来气了,要知道在他们胡同出了这种事情,传出去影响的可不只是只有陈保强一个人,还会带累他们这些住在一个胡同的人好么。

到时候人一提起“原来你和那个臭不要脸的陈保强是住在一个胡同”的,这话听着恶心不恶心,可不就显得他们也紧跟着就掉价了么!

陈保强被起哄的老脸也挂不住,到底也还是要脸的多,“宝珠啊,爸刚才是说错话了,这些钱都给你存着呢,爸和你田姨那是半点都没动过,一丁点没用过,都给你存的好好的,明天就把钱取给你。”

陈保强虽然心疼这小两千块钱,但想了想也决定还是拿出来,免得外头那些传言那可就更加难听了。

田秋云心里也疼的直抽抽,但脸上也还是挤出了笑:“你看,田姨没说谎吧!”

“既然说到钱这个事,我们姜慧的抚恤金也一并取了吧,当初说好的,这钱是要留给宝珠的,陈保强你不会反悔吧?”

姜大武一双虎目直勾勾地盯着陈保强,“这可是我姑娘留给宝珠的,你要是敢动一下,我直接就宰了你!”

什么?

还要拿抚恤金?!

陈保强和田秋云两个人的脸色一下都青了。

小说《手撕炮灰剧本,我带兵哥逆天改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