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问完又觉得不对(闵香泽寇树馥)_她问完又觉得不对完结版免费阅读

叶大嫂被他这一嗓子吓了一跳,右手抱紧晴天,左手拦住了正准备下车的孩子们就连睡了一路的晴天都被吵醒了,揉着眼睛哼唧着问:“娘,咋了?”黑暗的胡同深处走出来一个人看清楚来人之后,叶老大和叶大嫂都松了口气“秋云,这么晚了,你咋在这儿呢?”叶大嫂问,“是周姑娘有什么东西落在店里了么?”她问完又觉得不对,店里一直都有人在,即便有什么东西落下了,也不必大黑天的在这里等着啊!秋云有些不好意思地捻着衣角道:...

点击阅读全文

她问完又觉得不对

现代言情《她问完又觉得不对》是大神“叶晴天秦鹤轩”的代表作,闵香泽寇树馥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叶大嫂被他这一嗓子吓了一跳,右手抱紧晴天,左手拦住了正准备下车的孩子们就连睡了一路的晴天都被吵醒了,揉着眼睛哼唧着问:“娘,咋了?”黑暗的胡同深处走出来一个人看清楚来人之后,叶老大和叶大嫂都松了口气“秋云,这么晚了,你咋在这儿呢?”叶大嫂问,“是周姑娘有什么东西落在店里了么?”她问完又觉得不对,店里一直都有人在,即便有什么东西落下了,也不必大黑天的在这里等着啊!秋云有些不好意思地捻着衣角道:...

第一章 阅读精彩章节


叶大嫂被他这一嗓子吓了一跳,右手抱紧晴天,左手拦住了正准备下车的孩子们。
就连睡了一路的晴天都被吵醒了,揉着眼睛哼唧着问:“娘,咋了?”
黑暗的胡同深处走出来一个人。
看清楚来人之后,叶老大和叶大嫂都松了口气。
“秋云,这么晚了,你咋在这儿呢?”叶大嫂问,“是周姑娘有什么东西落在店里了么?”
她问完又觉得不对,店里一直都有人在,即便有什么东西落下了,也不必大黑天的在这里等着啊!
秋云有些不好意思地捻着衣角道:“不是,是我家姑娘担心叶四郎的伤势,让奴婢在这儿等你们回来打听一下。”
虽说不是本人,但是秋云毕竟是周小娘子的贴身丫鬟,也觉得羞得不行。
毕竟这话一出口,几乎就等于是在说周小娘子对叶老四有意思了。
叶老大和叶大嫂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惊喜。
真没想到,叶老四这次意外受伤,居然还会有这样的意外收获。
“宫里的太医说没有性命之忧,但是这几日也要小心看护,若是发烧什么的也不好办。
“你回去跟周小娘子说一声,让她不必担心,等过几日没什么大事了,我们就把他接回来在这儿养伤。”
叶大嫂这话就等于在告诉周小娘子,她过几日应该就可以来探望叶老四了。
秋云立刻会意,赶紧又转身从车上拿下来一些东西塞给叶老大道:“这是我家姑娘送给叶四郎的,都是补血补身子的好东西,劳烦您帮忙转交一下。
“时候不早了,奴婢也该回去了,希望叶四郎能早日康复。”
送走秋云之后,夫妻俩终于带着孩子们进了房间。
“我去给你们烧水洗漱,你们可以趁机玩一会儿。
“不过等会儿水烧好了就要赶紧洗漱睡觉了,知道么?”
“知道了!”
“太好了!”
叶昌瀚和叶昌琨都是第一次来这边,虽然院子不大,但还是好奇得不行。
“你们都小点声,厢房里人家都睡了,别太吵了。”
叶大嫂说着把晴天放在屋里炕上,便去灶间给孩子们烧水准备洗漱。
曹月莲和罗冬香听到声音,披着衣裳起来查看情况。
“游娘子,您回来了。”曹月莲道,“今天晚上孟钰小哥儿来了,我们告诉他叶四郎受伤的事儿,他就回去了。”
叶大嫂这才想起来,自己光顾着着急叶老四的伤势了,都忘了找人给岑府送个信儿了。
“谢了,我都给忙忘了。”
“这有什么的,说句话的事儿。”曹月莲又问,“叶四郎没事吧?”
“虽说没伤到要害,但是浑身上下好多处刀伤,这几日正是关键时候,若是能平安度过,应该就没多大事儿了。”
“阿弥陀佛,老天保佑,肯定能平安度过的。”
罗冬香站在一旁听着没吭声,看到叶大嫂要去灶间烧水,这才赶紧跟出来道:“还是我来弄吧,游娘子去看着点儿孩子们吧!”
叶大嫂扭头一看几个孩子居然不知从哪里找出来了梯子,正准备往房顶上爬呢!
她只得跟罗冬香道:“那就麻烦你了,帮忙烧点水,我给孩子们洗漱用就行。”
叶大嫂说完就急忙跑过去道:“黑天半夜的上房干啥?快下来!
“昌雪,你再带头瞎闹,我明天可要告诉你娘了!”
一听说叶大嫂要告状,叶昌雪顿时就蔫儿了,赶紧从梯子上头爬了下来。
“不是我要上房的,是昌瀚和昌琨说想看看上面都有什么东西。”
“房顶上能有什么东西,除了瓦片就是灰!”叶大嫂抬手朝叶昌雪的后背上拍了一巴掌道,“你也用不着攀扯别人,人家想看你就要上去啊?昌瑞怎么不上去呢?
“少在这儿废话了,赶紧进屋帮忙铺炕去!”
这边正房虽然没人常住,但是被褥倒是不少,都是之前开业的时候从岑府搬过来给叶家人住的。
后来叶家人回去了,被褥就也没搬回去,依旧在这边的炕琴里放着。
如今天也暖和多了,用不着盖得太厚,所以即便孩子多,也足够用了。
叶老大先把东屋铺好,又过来铺西屋的炕,刚把被褥拿出来,就见孩子们被叶大嫂撵着一拥而入。
“大爷,我们来帮你铺!”
这家伙一帮孩子轰隆隆全都上了炕,叶老大都怕炕被他们给踩踏了。
“你们先别乱跑,自己铺自己睡觉的地方。”叶老大喊了几嗓子见没人理自己,便使出杀手锏道,“你们今晚打算谁挨着谁啊?”
这一下,孩子们顿时都顾不得玩闹了,开始分配起今晚睡觉的位置,没一会儿就吵闹起来。
叶老大赶紧趁机把炕都给铺好了,然后才去帮他们调解矛盾。
“吵吵什么啊,不就睡一晚上么,谁挨着谁还能怎么的?
“昌瀚,你说,你想挨着谁睡?”
“我要挨着昌雪!”
“行,那你挨着昌雪。”
“昌琨,你呢:你想挨着谁?”
叶昌琨扭头在屋里看了一圈,有些疑惑地问:“晴天妹妹呢?她不跟我们一起睡么?
“我才不要挨着他们,我要挨着妹妹睡!”
此言一出,顿时惹了众怒。
叶家五兄弟,除了叶昌瑞之外,其他四个全都扑上去了。
“那是我们的妹妹,不是你的!”
“你小子想得美,还想挨着妹妹睡?你怎么不下地挨着啸夜睡呢!”
“啸夜都不稀罕他好不好!”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之前差点儿害得晴天掉水里。
“我们还没找你算账呢,你还想跟妹妹挨着睡,我看你是欠揍了!”
叶老大赶紧上去把几个孩子拉开,把叶昌琨给救了出来。
“行了,水烧好了,你们赶紧都洗漱躺下,今晚昌琨挨着我睡。”
于是最后的顺序就是叶家五兄弟按从大到小的顺序睡,只是把叶昌瀚放在叶昌瑞和叶昌雪之间。
而叶老大则睡在了叶昌年和叶昌琨之间,也算是对叶昌琨的一种保护吧!
谁知大家都躺下了,叶昌琨还是不死心地问:“大爷,晴天妹妹睡哪里啊?”
“你大娘带着晴天在对面屋里呢!”叶老大说完又道,“赶紧睡觉,快别问了,真想挨揍啊?”
叶大嫂盯着孩子们都洗漱之后,自己才端着水进了东屋。
晴天此时已经趴在被子上又睡着了。
叶大嫂拧了帕子轻手轻脚地帮她擦脸擦手,脱掉鞋袜和外衣外裤之后,又帮她洗了小脚丫。
这一番操作下来,晴天居然丝毫都没有被惊醒,一直睡得十分沉。
叶大嫂知道晴天今天这般困倦,应该跟叶老四的伤脱不了干系。
她心疼地低头亲亲女儿的小脸蛋儿,然后把她塞进了被窝里。
晴天哼唧了一声,翻了个身又继续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大嫂在灶间忙活,西屋的男孩子也都早早醒了,在院子里洗漱的时候也都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
饶是这样,晴天依旧睡得很沉,一点转醒的意思都没有。
叶大嫂跟叶老大道:“你去给闺女请个假吧,看她今天这样,也没法去上课了。”
“行,我这就去!”叶老大手里抓着布巾,拎过叶昌年给他擦了把脸,然后告诫他们道,“我出去一趟,你们大娘要忙着早晨开店,你们都老实点儿,不许去前面店里淘气,知道么?”
“好!”
“知道了!”
“放心吧!”
几个孩子七嘴八舌地回答着,也不知道是真听进去了还是顺口答应的。
叶老大干脆把啸夜叫过来道:“你看着他们,不许他们上前面店里。”
他交代完啸夜,赶紧赶着车出门,想着自己早去早回。
没想到他这话却让叶昌瀚和叶昌琨对啸夜兴趣大增。
只见叶老大交代之后,啸夜竟真的走到店铺上菜的后门口卧下了。
“你家狗该不会真的成精了吧?”叶昌琨惊讶地说。
叶昌瀚更严谨一些,摇摇头道:“它也未必就听懂了,也许只是随便过去那边趴着了。”
叶昌年立刻大声反驳道:“才不是呢,啸夜可聪明了!”
他话音未落,就见闫飞从店里出来,迈过了卧在地上的啸夜,去后厨端了一碗馄饨,又再次迈过啸夜回到了店里。
啸夜则全程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还俯下身子,把下巴搁在了自己的前爪上,尾巴在屁股后面缓慢地扫来扫去,看起来不要太悠闲。
“你们看,我说什么来着,它根本就听不懂。”
“大爷让它拦着咱们,又没让它拦着闫飞,这才说明它听懂了呢!”叶昌瑞也忍不住替啸夜说话,“不信你过去试试,啸夜肯定会拦住你的。”
叶昌琨闻言不信邪地跑了过去,谁知啸夜竟然真的猛地起身,挡在了他的前面。
叶昌瀚不信邪,总觉得只是个巧合,趁着啸夜拦住叶昌琨的时候,想要从旁边悄悄溜过去。
谁知啸夜一扭头,一口叼住了他的衣服,直接把他给拽回来了。
叶昌年见状得意地说:“看见没,就告诉你们啸夜可聪明了,跟它说什么它都能听得懂的。”
叶昌瀚和叶昌琨就像是发现了新游戏一样,兄弟俩开始变着花样地希望能突破啸夜的阻挡,最后更是直接打赌,看谁能第一个进入店里。
他们两个玩得开心,啸夜虽然有点不耐烦,但是依旧坚守岗位,也没有发脾气。
但是随着店里的客人越来越多,闫飞跑进跑出的上菜的次数也开始增加,多了这两个人和一条狗在门口,实在是很不方便。
有一次更是一出门就被冲过来的叶昌琨撞了个跟头。
闫飞毕竟是被雇来的伙计,即便摔倒了也不好说什么。
反倒是叶昌瑞看不下去了。
之前他一直看在对方是客人的份儿上没说什么,但是眼见他们已经开始影响店里正常做生意了,
他立刻上前扶起闫飞,冲都快玩疯了的哥俩道:“行了,你们两个不要在这里玩儿了,太碍事了,已经影响大娘做生意了。”
叶昌瀚年长一些,听了叶昌瑞的话,也觉得自己跟弟弟这样不太好,便停住了脚步。
但是叶昌琨年纪小一些,此时又正在兴头上,根本听不进叶昌瑞的话,还在想方设法地绕过啸夜。
啸夜这次也不再惯着他了,直接起身冲他大叫几声,然后喉咙里发出了呜呜的警告。
叶昌琨冷不丁被吓了一跳,连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叶大嫂正在后厨给孩子们做早饭,听到哭声,手里的锅铲都没顾上放下就跑出来了。
“怎么了?昌琨怎么了?不是说让你们好好带着他俩玩么,怎么还把人给弄哭了呢!”
叶大嫂随手把锅铲塞给叶昌瑞让他拿着,自己过去扶起叶昌琨,给他拍打着裤子上的土,连声问:“怎么了,摔着哪儿了?跟大娘说。”
啸夜见叶大嫂出来了,立刻就收起了刚才的凶相。
但是叶大嫂却也没放过它,直接一巴掌拍在它的脑袋上道:“别以为我在后厨就没听见,你刚才是不是吓唬他来着?”
啸夜立刻发出委屈的哼唧声,还用自己的大脑袋去蹭叶大嫂的手。
看到啸夜不但被冤枉还被打了一巴掌,叶昌年顿时不干了。
“大娘,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他抬手指着叶昌琨道,“明明是他不听话,非要跑到店里去,还把闫飞哥哥给撞倒了。”
其他几个孩子也纷纷开口。
“是大爷让啸夜守着后门,不让我们去店里淘气的。”齐聚文学
“啸夜拦着他,大哥也说他了,他还是不听,啸夜才冲他叫了几声。”
“他摔倒也是自己摔的,跟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
“就是,都是他不听话,大娘你干嘛打啸夜啊!”
叶昌琨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千夫所指,这么多人没一个向着自己说话的,顿时更觉委屈,“哇”的一声哭得更响了。
叶大嫂也没法子,毕竟不是自家的孩子,也没法说什么,只得赶紧哄他:“没事没事,昌琨乖啊,别哭了。”
但是叶昌琨依旧哭个不停。
就在叶大嫂有点手足无措的时候,叶昌瀚突然径直朝这边走过来。
叶大嫂还以为他是过来哄弟弟的。
谁知叶昌瀚却直接一巴掌拍在了叶昌琨的脑门上。

小说《她问完又觉得不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