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了锤胸口管霄凤习健广_管霄凤习健广全章节免费阅读

楚炀咧嘴一笑,说道:“我去了北荒探险历练,意外到了个地方,一到晚上就会开了花苞,漫出了万千灵气,我在那儿打坐修炼了几个晚上,修为就大幅度提升了”南璃倒是惊奇,道:“原来是万重灵花,这种灵物吸收了日月精华,天地灵气,一万年里只连续开个几晚,没想到正好让四哥你撞上了”这运气也太好了吧!“原来如此,我还寻思着它后来怎么不开花了呢”楚炀恍然大悟慈念就在那痛心疾首,锤了锤胸口,“楚炀施主果然是福报满...

点击阅读全文

锤了锤胸口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南璃夜司珩的《锤了锤胸口》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楚炀咧嘴一笑,说道:“我去了北荒探险历练,意外到了个地方,一到晚上就会开了花苞,漫出了万千灵气,我在那儿打坐修炼了几个晚上,修为就大幅度提升了”南璃倒是惊奇,道:“原来是万重灵花,这种灵物吸收了日月精华,天地灵气,一万年里只连续开个几晚,没想到正好让四哥你撞上了”这运气也太好了吧!“原来如此,我还寻思着它后来怎么不开花了呢”楚炀恍然大悟慈念就在那痛心疾首,锤了锤胸口,“楚炀施主果然是福报满...

第一章 精彩章节试读


楚炀咧嘴一笑,说道:“我去了北荒探险历练,意外到了个地方,一到晚上就会开了花苞,漫出了万千灵气,我在那儿打坐修炼了几个晚上,修为就大幅度提升了。”
南璃倒是惊奇,道:“原来是万重灵花,这种灵物吸收了日月精华,天地灵气,一万年里只连续开个几晚,没想到正好让四哥你撞上了。”
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原来如此,我还寻思着它后来怎么不开花了呢。”楚炀恍然大悟。
慈念就在那痛心疾首,锤了锤胸口,“楚炀施主果然是福报满满!快过年了,老衲只有一个心愿。”
他看着楚炀。
目光祈求。
楚炀被吓到了,后退了两步,“慈念禅师,你……你你想干什么?”
“如果你下次外出历练,一定要带上老衲!”慈念说道。
他也很想蹭一蹭运气。
楚炀惊吓全无,又是笑起来:“我还当什么事儿呢,可以可以。”
慈念万分感谢。
反而是赤九洲在一旁嘴巴快翘上天了。
这是他主人的福报和机遇,凭什么分给别人?
不过主人都答应了,他倒不好说什么。
云俞白倒是稳打稳扎。
他先前受了南璃记忆的影响,心绪有些乱了,这些日子在凡界人间重新过上了以前的日子,快活逍遥得很,那些记忆已经影响不到他了。
只是此次他回来,没见到云见初,不免有些奇怪。
司珩也不瞒着他,与他说了实话。
云俞白怔住,第一反应是:“如此大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自以为日后还有许多团聚时间!.
没想到,母亲早已撑不住了!
司珩面色淡淡的,“你也该明白,就因为你们还有些许缘分,所以才能再次见面。现在她能有投胎转世的机会,想必你不会阻拦她吧?”
云俞白眼瞳微微紧缩。
拳头也慢慢攥紧。
可想到母亲在金刚伞里寂寞孤独万年,如今她终于有了重生的机会,她以后会有自己的父母,会有自己的孩子,会有自己的朋友……
自己为何要阻拦呢?
他不该这么自私……
拳头慢慢松开。
他的心情也豁达起来,笑了笑:“我知道了。”
唯愿自己日后能与她再次相见。
乔南奕和青锋也带着弟子们回来了。
宗门、家族知道了凡界有了灵气,又知道镇海城等地因为归顺穆国,也跟着受惠,他们羡慕妒忌,只有一个请求,就是希望南璃将法阵结界撤去,他们也想归顺穆国,让修仙界重焕生机,又或者他们能移居到凡界穆国去。
司珩与南璃商量了一番。
第一次设下八十一重法咒结界,是怕魔墟裂缝修补不了,九州苍生皆会受害。
第二次设下,则是怕擎梧再对凡界下手。
如今两者威胁都没了,一直用结界隔开两地也不是事儿。
毕竟修仙界的修士知道了何处有灵气,一直压着他们,反而会让他们心生歪念,走上歧途。
这好比一个普通凡人,看见别人有饱饭吃,而自己没有,他定是愤愤不平。
等这些普通人越来越多,聚集起来,到时候就非常棘手了。
破开结界只需要司珩动一动破天剑,可结界破开后,规矩怎么立,秩序如何维持,这需要时间和心力去做。
而且阿璃现在准备用化魔龙灯了,司珩是抽不开身的。
所以他就让乔南奕去往九洲城张贴告示,结界会开,灵气会有,但司珩得去与穆国皇帝商议细节,得需要时间来安排。
告示一出,修士们的情绪确实是稳住了,他们都知道,以霁风仙尊的性子,他要么不答应,若是答应了,那定是会去办的,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此时,迦兰玉珠峰,司珩已经先行设下了结界。
慈念等人则在外围打坐,默默守护。
屋中。
南璃平躺在床,看了看自己的大肚子,又再看了看已经悬浮起来的化魔龙灯,她到底是有有些紧张。
司珩用灵力点燃化魔龙灯。
灯盏晶莹剔透。
散出了万千光芒。
他只用一点点的灵力,光芒还不至于特别明亮。
看似柔和。
只是一落在南璃的身上之时,她的肚子立即感觉到了万般疼痛,似针扎,似蚁虫啃咬,当即就让她出了一身冷汗,脸色煞白。
她紧咬牙关,仍是不由得闷哼了几声。
司珩见状,心已是揪了起来,输出的灵力减弱了几分。
光芒黯淡不少。
南璃急忙道:“别!我和孩子都能承受!”
她已经能感觉到,小崽子灵魂上的魔魂正在慢慢被诛灭,他们三兄弟互相扶持,一起承受痛苦,那她也不能拖后腿,司珩更不能心有不忍,减弱灵力。
光芒不够,是没法照入灵魂深层,将君哲的魔魂彻底诛灭的。
与其不忍,不如加大灵力,快速痛快的结束!
司珩看向她。
见她鬓间碎发已被汗珠浸湿,湿哒哒搭在脸上,连唇色都变得青白。
他心如刀割。
“阿璃……”嘴唇也在哆嗦着。
可自己越是不忍,越是让阿璃受到更多更长的痛苦。
他赶紧移开目光,再次给化魔龙灯注入了更多的灵力。
光芒又再大盛。
一缕缕照耀下去,穿过了南璃的肚皮,直达腹中三个孩子的灵魂。
他们皆是神魔混血,尽管化魔龙灯不会损伤到他们的灵魂,可也令他们痛苦万分,在肚子里使劲的挣扎。
这无疑是令南璃痛楚加剧。
她已经被汗水浸湿,整个人似是要昏死过去。
然而她不能昏。
她要运转自己的丹田,给小崽子送去灵力,与他们一同共渡难关。
屋外,慈念等人皆是忧心忡忡。
沈氏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但一直在玉珠峰干坐着也没意思,她就与老太君说,自己去大厨房瞧一瞧,学一学,老太君则在这里看着。
老太君爽快答应。
岚竹在大厨房忙碌,又是传出了阵阵香味,太上皇早已垂涎欲滴,眼睛从未离开过锅。
沈氏看到这一幕,倒是惊讶,“太……”
太上皇恐防她说错话,急忙咳咳了几声。
沈氏这才换了称呼,“应淮先生,这个时辰你不该是去练功吗?怎么在这儿?”
应淮是太上皇在此处的化名。
太上皇吧唧了一下嘴巴,道:“我已经练了一套剑法,该吃点饭才能继续努力。

小说《锤了锤胸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