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就犹如其名(曲芸俊关建绍)最新章节列表_曲芸俊关建绍)那里就犹如其名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那里就犹如其名)

阿木塔·空夜带着异族的人暗中潜入了东洲看到东洲人族以后,他才发现原来人族的瞳孔颜色是黑色,所以他为了不暴露身份,披着黑色的披风,黑帽笼罩住他的上半张脸颊,他那鲜红如血的唇瓣时而勾起异族和人族的语言不太相同,所以空夜准备先学习东洲人族的语言空夜在东洲待了半年,处理了很多的事务,将以前大王派来潜伏在东洲的人一一找出,然后重新联合他们,准备在将来的东洲盛会,一举叛乱可是,他并没有想到,在不久的某...

点击阅读全文

那里就犹如其名

《那里就犹如其名》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云筝容烁”的原创精品作,曲芸俊关建绍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阿木塔·空夜带着异族的人暗中潜入了东洲看到东洲人族以后,他才发现原来人族的瞳孔颜色是黑色,所以他为了不暴露身份,披着黑色的披风,黑帽笼罩住他的上半张脸颊,他那鲜红如血的唇瓣时而勾起异族和人族的语言不太相同,所以空夜准备先学习东洲人族的语言空夜在东洲待了半年,处理了很多的事务,将以前大王派来潜伏在东洲的人一一找出,然后重新联合他们,准备在将来的东洲盛会,一举叛乱可是,他并没有想到,在不久的某...

那里就犹如其名 免费试读

阿木塔·空夜带着异族的人暗中潜入了东洲。
看到东洲人族以后,他才发现原来人族的瞳孔颜色是黑色,所以他为了不暴露身份,披着黑色的披风,黑帽笼罩住他的上半张脸颊,他那鲜红如血的唇瓣时而勾起。
异族和人族的语言不太相同,所以空夜准备先学习东洲人族的语言。
空夜在东洲待了半年,处理了很多的事务,将以前大王派来潜伏在东洲的人一一找出,然后重新联合他们,准备在将来的东洲盛会,一举叛乱。
可是,他并没有想到,在不久的某一天,他会遇到他这一生的‘死敌’,而且还一次次地败在她的手里。
很快,他去了放逐之地。
放逐之地,位于东洲的南部边境,那里就犹如其名,是修炼者被放逐的地方,在那里的人,要么是惹事无法善了的亡命之徒,要么就是被东洲遗弃的弃子。
异族大王想要拉拢放逐之地的人,所以让阿木塔·空夜前往执行此事,而在更早之前,作为异族棋子的白子息早早就到了放逐之地。
白子息也叫阿木塔·子息,原本就是异族之人。
空夜跟白子息见了几次面,而白子息每次都对空夜深恶痛疾,这种厌恶,反而更像是对异族的厌恶。
因为白子息原本能拥有一个很好的未来,还能够前往圣院参与报考,可这一切都被异族毁了。
房内。
白子息挥袖离去,“我自有主张,无需你插手放逐之地的事情
空夜看着白子息离去的身影,不怒反笑。
他从座椅上起身,走到一个水晶球前面,水晶球里面能够出现在放逐之地食人城的画面,而这时有几个年轻人正跟食人城的人战斗。
空夜微眯双眼,他抬手轻抚水晶球,轻叹一声:“要是能够将东洲天骄一网打尽,那该有多好!”
空夜没细看这几个年轻人的样貌以及战斗细节。
他收回视线,再次坐下,等待属下们的回禀。
而如今水晶球内出现的那几个年轻人正是风云小队。

一段时间后。
因为阿木塔·空夜利用放逐之地有秘境一事,将不少东洲的人吸引了过来,本来想将他们一举歼灭的,可是他却没想到这一切都被一个叫做‘风云’的帮派给毁了。
放逐之地变得混乱。
阿木塔·空夜居于高处,看到这场混乱,他看到那风云帮派的七个年轻人试图让这些恶人们别叛变。
一个白衣少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因为她契约了上古神兽白虎,而且她还是…风云帮派的首领。
白衣少女听到恶人们纷纷想加入异族,她顿时怒极反笑:“我没有什么立场去阻止你们加入异族的队伍,可是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们有多长的命能帮异族干活?被别人利用完了,还要替人数钱!”
恶人们脸色各异,显然深思了一下。
而阿木塔·空夜听到这话,愣了一下,旋即唇角噙着笑意。
她还挺聪明的。
不过,他不能再让她讲下去了,要坏了大计,那就不好了,毕竟他父王还要利用放逐之地的这些蠢货来做一些事情。
他亲自下场,想要杀掉这个白衣少女。
刚对战一招,他就落于下风。
阿木塔·空夜双眼微眯,心头略惊了一下,他立刻凝聚绿色光球朝着她的方向攻击过去。
砰!
两掌相对!
对面这个白衣少女被逼得连连后退几步。
但同时,阿木塔·空夜也感受到来自白衣少女掌中火焰的灼热温度,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这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两人各自退开一段距离,而他的黑帽被风吹开,他那张俊美妖冶又单纯无害的脸蛋,他微微一笑,极具诱惑力。
“呀,被发现了他歪了歪头,透着几分无辜。
他那双绿眸似透着一层水润的光泽,可怜兮兮地盯着白衣少女。
“姐姐,你真厉害啊,你的小宠物把我的小蛇都快弄死了
白衣少女认真地道:“你别笑了,笑起来太丑了!”
空夜笑容一僵。
她又补充了一句:“你的笑容太假了
空夜听到这话,心底有种莫名的感觉,他的笑容很假吗?可是,大家不都是喜欢这样的笑容吗?
以往他只要这么笑着,那些女子就恨不得将心脏挖了捧上来给他。
他收敛笑容,盯着白衣少女的眼神里多了几分认真。
真奇怪,为什么她没有像其他人一样,为他的容貌而愣神,看着他的眼神,俨然就是在看着敌人一样。
两人再次战斗在一起。
空夜没想到白衣少女的底牌这么多,而且还能够越级作战,最后他竟然被敲晕了。
当空夜再次醒来,发现自己不仅被缚灵绳绑住,而且身体还被下了药,十分麻痹无力。
他还带到了方舟之上,也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
他看到不远处七人其乐融融的画面,他们有说有笑,还玩着什么奇怪的卡片。
空夜眼底闪过几分幽暗。
他闻到了酒香,他想喝……
他看着他们玩了一局又一局,他们之间的感情似乎很好,笑容都是真的。
空夜心中嗤笑一声,他们的命真好,生在东洲,看起来还有一个美满的家庭。
他很想摧毁他们的笑容,因为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刺眼了。
到了夜晚。
另外几人都回舟房休息了,只有那个将他打败的少女在驻守,她在炼制符文,神色认真。
空夜就一直盯着她。
兴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灼烈,她过来了。
空夜开始装得可怜兮兮,似乎想引起她的垂怜。
她走了过来,两人对视间,空夜在心里暗骂她为蠢货,他还想将这少女给剥皮抽筋。
可是她的一句话,让他的脸色变了。
“给你画只大乌龟吧!”
空夜恼怒地瞪着她,她却冷酷地道:“瞪什么瞪,待会儿把你的眼珠子扣掉!”
他怒极。
如果他心中厌恶的女子有排名的话,阳玉是第一,这少女现在就是第二!
她毁掉了他的计划,还羞辱他。

小说《那里就犹如其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